日本不怕“麻”?四川人在日本种花椒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报特约记者宫晓菲 时间:2019-04-26
分享到:

香料之于美食,或许连1%的配角都做不了,但它偏偏能占100%的戏份,尤其在以麻辣著称的川菜里,偶尔出现在菜肴中的小小一粒花椒却是川味火锅中的点睛之笔。花椒,也凭借像柑橘一般清爽的香味和对舌头触电般的麻感冲出四川,走向中国,征服日本民众的味蕾。在4月20日至21日东京新宿举行的“2019四川美食节”上,川味调料成为绝对主角,吸引大批日本商人前来采购。有媒体称,花椒2018年在日本拿下了1亿日元规模的市场。


四川麻辣火锅。中新网/资料图

中国花椒销量在日激增

花椒是中国民众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一种调味料,在市场上颇受消费者的欢迎。如今,中华料理中的花椒正在日本迅速扩大,这种让舌头和嘴唇发麻的感觉,受到日本年轻女性喜爱。日本各食品厂商也相继向市场投入调味料和方便面等相关商品。花椒的味道不仅弥漫在餐饮店中被,还逐步走进日本寻常人家。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4月18日援引日本食品厂商S&B食品基于调查公司Intage的数据基础进行估算显示,2018年日本国内花椒市场规模为1.01万亿日元(含粉末和颗粒),4年间增至2倍以上。受需求增加影响,进口价格也在高涨,同比增长29%。

来自日本美食网站和相关企业的数据则进一步暴露了日本人对花椒的喜爱。据日本美食导航网站咕嘟妈咪(GURUNAVI)统计,日本本土带有“花椒”“麻”关键词的餐饮店菜单在一年内增加到了原来的2.2倍。且使用花椒制作的“麻辣菜肴”被评为日本2018年度特色菜品第二名。日本时事通信社也报道称,2018年含有中国花椒成分的产品销售额迅速增加,日本好侍食品旗下“花椒”相关产品在4-8月份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以上。

靠花椒产品争夺食客,似乎成了日本企业的共识。

除了传统中华料理店地道的川菜与中式调味料,花椒也打入了日本料理界,如花椒味速食汤、朝日食品推出的花椒味零食“超魔王唐辛子”等,它们无一例外地“麻”住了日本民众的嘴,拴住了他们的胃。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有着116年历史的日本老字号食品企业“中村屋”近日开始在菜品和调料品中创新使用花椒,以吸引年轻消费者注意。2018年10月下旬开始,在东京新宿中村屋的“Manna”餐厅,一款“传统印度咖喱和麻婆豆腐”组合菜品被端上了餐桌,添加了山椒、辣椒、花椒等川菜经典配料的麻婆豆腐配上传统印度咖喱,颇受辛辣料理爱好者的喜爱,每天能能卖出30多份。

中国的花椒主要出口日本、东南亚及美洲、欧洲等,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花椒,就能麻倒一片。


成都人每年人均吃掉2千克花椒

花椒一名,最早有文字记载是在《诗经》里。《诗经》是收载西周时期的民间诗歌,说明中国人在两千多年前就开始使用花椒了。花椒树是一种很好的经济树种,其果皮可作为调味料,并可提取芳香油,又可入药,种子可食用,也可加工制作肥皂,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种植。

来自四川省政府网站的数据显示,日本人最喜欢的青花椒,在种植的第二年即可初次挂果,4至5年后进入丰产期,亩产可达700至750千克。2018年,四川花椒种植面积已突破510万亩,年产干花椒约9万吨,种植面积和产量均位居中国第一。

那么,花椒消耗量最多的成都人一年要吃掉多少花椒呢?《成都商报》曾做过调查,估算每年约有4000万千克花椒由成都的火锅店、川菜馆等餐饮企业消化掉。如果按2016年成都市常住人口1591.8万人计算,成都人每年每人要吃掉花椒约2.5千克。不过,考虑到成都当年接待游客2.027亿人次,如果按每人次吃50克花椒估算,游客吃掉花椒约10135吨,加上市民自购因素,推算成都人均吃掉至少2千克花椒。

爱吃花椒的不只是成都人、四川人。

“火锅这么火,花椒的需求有增无减。”在北京从事近30年调料生意的四川商人马女士对本报记者说道,“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靠花椒赚的,我看着它从每公斤几元人民币一路上涨到现在的60多元。”靠着小小的花椒,马女士在北京买了房买了车,也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同时也见证了花椒的扩张之路。据马女士讲,30年前,花椒虽然是中国家庭常备的“八大调味品”之一,“炖肉烧菜都会放上一些”,不过在北方的销量远不及南方,“随着经济越来越好,北京街头的川味饭馆也逐渐多了起来,麻辣烫、涮串、火锅……哪一样少的了花椒呢?”

“没有花椒可能我就做不了这个早点摊了。”这是天津早点摊主朱先生的观点,朱先生向本报记者介绍,天津人自古就有使用花椒入菜的习惯,不论是天津包子里的馅料亦或是煎饼中的佐料,都有磨成粉的花椒,尽管比重可能连整体调料的1/10都不到,“但上个月我还是用了大概五六公斤花椒”。据朱先生透露,去年他的早点摊总共盈利10万余元(人民币,下同)。

记者在北京一些超市的调料区问询发现,花椒每年的销量基本平稳,其销量仅占调料区的极小一部分,不过含有花椒制品的酱料、涮料、锅底等却非常有市场,一位超市理货员对本报记者说,“在冬天,火锅底料有时候一周就要补一次货。”西城区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员工称“有过一晚上卖出去30几盒自发热小火锅(39.5元/盒)的辉煌业绩”。在隆冬腊月的北京知名小吃街簋街,经常有食客在寒风中等位近3个小时,只为吃上一顿的四川火锅。记者的一位朋友为吃火锅曾在去年冬天等位5个多小时,“一口裹着麻辣鲜香的毛肚脆生生的下肚,今儿晚上值了。”可想而知,当她发出该条朋友圈的时候是多么的满足。


搭“川菜”顺风车出海的花椒

推广高附加值的花椒产品一直是近年来四川省政府工作的重点。

据《四川日报》报道,近几年,花椒的需求量每年增长在两成左右。花椒干果价格已从2012年的每千克20元攀升至如今的100至150元。虽然价格上涨了,但四川的花椒以制油、干鲜制品等初级产品出售为主,产品单一且附加值低。四川省花椒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明珏称,四川花椒出口比例仅1%,“走出去”的节奏亟待加快。因此扩展花椒市场与推进花椒产业提质增效显得尤为重要。

农产品精深加工已经成为农产品重要出路,也是农产品溢价的关键。每年8月是鲜花椒集中上市季节,也恰是雨水较多季节,一时卖不出去的鲜花椒容易霉烂。因此,把花椒产品加工成食品成为花椒另外一条出路。四川的花椒种植大户罗正润投资近10万余元,购回了烘干机等设备,对花椒进行加工,将采摘下来的鲜花椒加工制成干花椒销售,确保花椒上市周期,从而赢得市场主动性

“质量好、市场潜力大,四川红花椒的麻味素远高于其他省份的花椒”,这是新加坡商人李成伟对四川花椒的评价。在东南亚市场,四川花椒备受好评。欧美市场近些年也开始接受花椒。四川茂县六月红花椒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何有信2015年与两家法国企业达成供货协议,当年就将10吨红花椒运抵巴黎。如今,何有信向法国累计出口花椒超过20吨,“一斤卖得到190至260元。”两家法国客户一家为精炼油加工企业,另一家主要从事化妆品研发。“现在,部分西餐馆尝试用花椒取代胡椒。”四川洪雅县幺麻子食品有限公司则通过食品调料加工的方式将花椒卖向海外,目前,四川已有大龙燚、味蜀吾、大妙火锅、香天下、炊二哥等多个火锅品牌走向海外。

数据显示,2017年前10个月,四川花椒搭上川菜“走出去”的“顺风车”出口53.4吨,与上一年同比增加43.3%,出口总值接近780万元人民币。据上海《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李锦记酱料集团全球企业事务执行副总裁孔君道曾提到,“以前在海外,十家中餐馆,六家是粤菜;而现在,六家是川菜。若是走在旧金山的街头,每隔四五个街道就能看到一家川菜馆。所以,乘着川菜在海外越来越受追捧的东风,与川菜相互依存的原辅料、酱料也迎来了广阔的增长空间。”

在海外华人圈,“饭扫光”算是仅次于“老干妈”的佐餐凉菜。四川饭扫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银江称,公司的产品已经先后在42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海外经销网络,最近两年,旗下饭扫光下饭菜和川老汇郫县豆瓣等系列产品,在美国市场实现30%的增长率,“2017年美国市场销售预计能达到1000余万元”。

成都宽窄美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袁龙军也在考察以旧金山为主的美国市场。目前他们公司产品主要在成都销售,对象是到成都旅游的外地人。当调研了美国市场以后,这里的客单价(每一个顾客平均购买商品的金额)让他兴奋。

以花椒为例,在成都以及四川地区销售,1千克花椒通常的价格为35至90元人民币,美国售价多少呢?袁龙军用手机打开了亚马逊网页,上面显示着:5.6克花椒,售价2.99美元。“这个价格在中国可以买10千克。”袁龙军说,就算加上各项跨洋的经销费用,利润率也会高出不少。


为了卖花椒 两个四川人去日本种花椒

为了利润更大化,还有四川商人跑到日本租地种花椒。

中国花椒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急需拓展海外市场。但把花椒卖到日本,并非易事。王正胜、周易雨的身份,分别是四川蜀农川椒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日本大阪津宇株式会社股东。2019年2月,周易雨和王正胜刚在成都碰头,商量青花椒的育苗、移栽和未来业态。他们期待四川青花椒能在异国他乡开花结果,打开日本这个海外最大的花椒消费市场。这两个四川人先后踏进花椒种植行业,2018年夏天,又合伙在日本山口县、大阪泉佐野市分别承包土地300亩、200亩。带去四川的青花椒种子和技术,在一块从未种过花椒的土地上摸索。

到日本租地种花椒,在王正胜和周易雨看来,不完全是为盈利。

要在这片土地上种花椒,先得了解日本对农产品有多严苛。早在2006年,日本宣布实施进口产品的“肯定列表制度”。该制度下,日本设定了734种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的数万多个最大允许残留限量标准(即“暂定标准”);对尚不能确定具体“暂定标准”的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设定0.01ppm(浓度的百万分之0.01)的“一律标准”。一旦食品中残留物含量超过前述标准,不仅产品本身无法进入日本市场,连产地都会被列入“黑名单”。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况我们本就是来‘拜师学艺’的。”王正胜说,这500亩地只是川椒抢滩日本的“滩头阵地”,今后扩张的幅度也有限。但依靠这些土地,能够学习适应日本的花椒种植、管理技术。一旦种出可以在日本通行无阻的花椒,便可以把相关技术、经验带回中国,最终让四川本土的花椒产业受益。

换言之,他们所租下的土地,是一块学习日本农业技术、适应日本市场要求再转而让四川花椒产业受益的另类“试验田”。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

澳门威尼斯官网-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威尼斯人娱乐官网